<delect id="ypo6G"></delect>
      <progress id="ypo6G"></progress>
        <progress id="ypo6G"></progress>
        <optgroup id="ypo6G"><delect id="ypo6G"></delect></optgroup>
                <table id="ypo6G"></table>
              <optgroup id="ypo6G"><del id="ypo6G"></del></optgroup>
              <label id="ypo6G"><noframes id="ypo6G"><optgroup id="ypo6G"><delect id="ypo6G"><sup id="ypo6G"></sup></delect></optgroup>
                <optgroup id="ypo6G"></optgroup>
              <var id="ypo6G"><option id="ypo6G"><blockquote id="ypo6G"></blockquote></option></var>
              <samp id="ypo6G"><option id="ypo6G"></option></samp>
                          <progress id="ypo6G"><samp id="ypo6G"><sup id="ypo6G"></sup></samp></progress>
                          <samp id="ypo6G"></samp>
                              <progress id="ypo6G"><samp id="ypo6G"><sup id="ypo6G"></sup></samp></progress>
                              <table id="ypo6G"></table>
                              原创

                              第3647章 一拳开天!-逆??裆窈笮每绰?笔趣阁

                              半小时前。  正在办公室看工作汇报的乔光明,接到了白展辉的电话,白展辉称晋通煤矿发生事故,根本不是意外,而是罗通一手策划的,并且还表示自己有人证物证,要求乔光明可以将罗通抓起来审问。  白展辉身为白家家主,绝对是同远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他指认的是其他人,那乔光明也就下令抓人了,但罗通可是罗家的人,而罗家如今是整个西山省当仁不让的第一大家族,不管是财力还是权力都无人能出其右,即便是省里的领导,都有不少人与罗家关系不错,所以他也不敢轻易动罗通,便拿话拖着白展辉,表示自己会调查取证,如果情况属实,一定会抓人。  白展辉自然听出了乔光明实在敷衍自己,既不生气也不争论,直接便挂断了电话。  见白展辉没有纠缠,乔光明刚刚松了口气,电话再次响起。  乔光明看了眼来电显示,顿时正襟危坐,接通了电话,不敢有丝毫大意。  因为这个来电,是省里一号办公室的号码!  打来电话的是钱秘书,钱秘书作为西山省一把的贴身秘书,他的话,传递的也就是一把的声音,所以乔光明可不敢怠慢。  “乔局,书记听说晋通煤矿发生事故,想了解一下具体情况?!钡缁敖油ê?,钱秘书开门见山的说道。  乔光明精神一凛,据实回答:“伤亡情况还算乐观,七十六名被困的工人已经全部得救,无一人死亡,重伤者有十几人,都已经全部送往医院接受治疗,并无生命危险?!?br/>  闻言,钱秘书那边短暂的沉默,似乎是捂住了话筒在交流,片刻后钱秘书的声音传来:“书记对这个结果很满意,乔局,这场仗打得漂亮!”  “钱秘书,这都是基层战士们的功劳,我可不敢居功?!鼻枪饷髁λ档?。  “呵呵,乔局客气了?!鼻厥樾α诵?,突然话锋一转,说道:“对了乔局,关于晋通煤矿的事情,我倒是听到了一些不一样的声音,据说这次的事故,与同远两个家族的斗争有关?”  “唰!”  乔光明的额头瞬间就冒起了冷汗。  这话传递的信息可就太多了,这话虽然是钱秘书以自己的口吻说的,但很显然他就是作为一把的传话筒,传递的是一把的意思,可同远市即便在西山省各大城市中的重要性和战略意义可以排进前五,但这边家族之间的纷争,怎么会惊动到省里的大领导?而且还让钱秘书亲自过问,难道……  乔光明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说道:“钱秘书,这事儿你是从哪儿听来的?”  “乔局,我只是道听途说,具体情况,肯定还是你这个同远的父母官更清楚?!鼻厥槊挥兄毖?,打了个哈哈说道。

                              本文页面地址:www.quzhouhfe.vip/txt/197585/60885393.html

                              精美评论

                              Comments

                              才对
                              回忆那么重,
                              卢宏涛

                              不让汝伤及一毫。

                              周朗
                              放无心的手,
                              依斯热依力台瓦克力
                              又或者是一段刻骨铭心的遇见。

                              热门推荐:

                                第一百二十五章 新歌发酵-煌煌天道无上剑宗小说简介-笔趣阁 第三百七十八章 铺天盖地的骂声-我有三个绝色师父-笔趣阁 第3647章 一拳开天!-逆??裆窈笮每绰?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