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y1N6"><label id="y1N6"></label></optgroup>
        <optgroup id="y1N6"></optgroup>
      <progress id="y1N6"></progress>
        <optgroup id="y1N6"><sup id="y1N6"></sup></optgroup>
          <optgroup id="y1N6"></optgroup>
                <optgroup id="y1N6"><delect id="y1N6"><ol id="y1N6"></ol></delect></optgroup>
                <var id="y1N6"><del id="y1N6"></del></var>
                <optgroup id="y1N6"><label id="y1N6"><kbd id="y1N6"></kbd></label></optgroup>
                        <var id="y1N6"><option id="y1N6"></option></var>
                        <var id="y1N6"><ol id="y1N6"><div id="y1N6"></div></ol></var>
                        <var id="y1N6"><option id="y1N6"></option></var>
                        <var id="y1N6"></var>
                              <var id="y1N6"></var><samp id="y1N6"><em id="y1N6"></em></samp>
                                <optgroup id="y1N6"><label id="y1N6"><option id="y1N6"></option></label></optgroup>
                                  <table id="y1N6"></table>
                                    <var id="y1N6"></var>
                                      原创

                                      第265章 揭穿-麒麟神相女主-笔趣阁

                                      半个小时后,穿着便衣的警察三两人一队,悄悄摸到街上各个隐蔽角落蹲着。 某一个巷口,目暮十三压低声音,朝对讲机那边道,“小心一点,现在池老弟可能还在炸弹旁边,还不清楚炸弹有没有被拆除,要是歹徒发现了你们,有可能提前引爆炸弹!” “明白!” “明白?!?br/> 对讲机里传出回应。 目暮十三看向外面的街道边停的一排排车子,缓了缓加速的心跳。 这种处境真熟悉,今天已经第二次了。 换了个时间、换了条街道,同样胆战心惊地等着池非迟那边的消息,他身后也还是佐藤、高木、五个孩子。 只不过白鸟没来,换成了一群赶到的爆炸物处理小组成员。 “从我们出拉面店到现在,已经快四十分钟了,”光彦看着手表,担忧道,“池哥哥还没把那个炸弹拆除吗?” “速度慢是很正常的,”一个爆炸物处理小组成员停下跟同伴的讨论,回头解释道,“现在时间是晚上八点四十五分,天色已经彻底暗了,路灯和街边商店的光线很难照到车子底下,而如果打开手电筒之类的照明设备,就会被歹徒发现,甚至炸弹里有感光装置的话,很可能会直接引爆炸弹,所以车底下应该是一片漆黑……” “而且车子底下空间有限,”另一个成员接过话,“我们能想到的拆弹方式,就是平躺在车子下,从侧方拆除炸弹外壳,侧头观察炸弹内部结构,手的活动范围和灵活度也会受限,动作必须放得很慢,以免触发、引爆炸弹,就算有夜视镜解决视线问题,想要拆除炸弹也很困难?!?br/> 目暮十三看向高木涉,“池老弟有夜视镜吗?” “这个……”高木涉挠头。 “应该没有哦,”柯南盯着停对面街道边的一排车子,“我问过便利店的店员,池哥哥问过他有没有夜视镜卖,说明池哥哥没带可以夜视的东西,而且便利店里也没有卖夜视镜,所以他手上应该没有可以夜视的东西……” 灰原哀靠到围墙上,默默听着一群人讨论。 他们离得远、光线暗,再加上池非迟穿着黑色的衣服和裤子,他们连池非迟到底在哪里都看不清。 其实在发现炸弹后,非迟哥完全可以稳住歹徒,等警方过来的,不必去拆除炸弹,只不过,这次的歹徒像一个手上拿了危险玩具的恶劣小孩子,而非迟哥又像是对破坏别人手里危险玩具感兴趣的小孩子。

                                      本文页面地址:www.quzhouhfe.vip/txt/197596/60885393.html

                                      精美评论

                                      Comments

                                      、良言
                                      你不能失去信仰
                                      刘巧

                                      最好不要随便谈什么爱与不爱。

                                      伍启忠
                                      我不知道怎么样调整自己的心态
                                      这样
                                      逆境是生长必经的流程

                                      热门推荐:

                                        第50章 得意的毛家族长-武极神话张煜身份-笔趣阁 第1231章宋凌珊的小心思-林逸-笔趣阁 第265章 揭穿-麒麟神相女主-笔趣阁